戲曲文生 Workshop Musings

在短短的五天,我接觸到林美琴老師的戲曲文生課。從這幾天的課程,我只能說我對這種角色的身段有了一點點的理解。

要完全展現出文生美妙的每一個小細節是不能在短期的時間去完成的。以林老師給予我們的介紹,並且是對一個轉讀劇校的學生來學習這角色也是很不簡單的。身段裡的每一個姿势都包含自己獨特的意思。就算外表是正確的,狀態也很重要。角色都有他自己固定的氣質。只有在達成這幾點才會做出角色的特性。

我從文生的角色裡看出來他是有武生和花旦的特質。以肢體表現來說,如果文生身段包含這兩個角色的元素,他是屬於比較中性的。他帶著一種陽剛,同時有點溫柔,因此難度性就提高了。

在學習時,當然第一大的難關就是要快速把很多的動作記起來。當我開始熟悉這對我身體比較新的動作語言後,我才可以慢慢的去拿捏做動作的質地。

我發現一個很難的問題就是文生同時處於在剛和柔的範圍之內。如果武生和花旦角色是剛和柔的極端,那文生是這兩極端的中間點。因此在表演裡,男或女演員都可以扮演這個角色。

除了肢體的研究以外,當然要把一個人物完整的詮釋也很需要去理解本人物的個性與他所在的環境。人物會由於戲裡的劇情照成某些情緒,因此產生出一些動作的動機。

我們這次學習的是梁山伯想起他與祝英台的十八相送。他邊說邊唱,描述自己的回憶。他漸漸發現祝英台對他的暗戀。一些場景的畫面出現在梁山伯腦海中,動作和表情上看得出他在回味某片時刻,使他興奮又快樂。一個簡單的舉動: 走圓場漫步,搖著手上拿的扇子,往著遠方看,眼神充滿歡喜,能完整的展現這個文生的性格與他當下的心情。

我回想當初自己在練習以上的動作,雖然他是很基本,但其實他也是很難的。越基本的動作越難了,因為基本動作是最赤裸的,無法去用其他花式去隱藏不足的地方。表情也許容易表現,可是步法和搖扇子就不簡單了。即使到了最後幾天的練習,我還是覺得自己有點困難。動作太快,或許會看起來著急,慌忙。動作太慢,或許會看起來太小心,顯得猶豫。

除了自己練習以外,我也試着觀察老師和同學。同學走起來也許因為不完全熟練,所以比較小心,但我覺得還是有好看,因為對我來說看起來感覺很細心。老師走起來就很有自信,同時不顯得驕傲,而是有種氣質。要抓到文生帥氣而不多餘雄性的特色是我覺得最有趣的一面。這堂課除了讓我體驗一個戲曲角色的身段,也讓我思考如何展現比較中和的身體使用方式,如何在不同時刻做出不同的質地,而不是把動作分為兩個黑白的極端。這或許是我經過這次練習最好的收穫。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